客户端

新材料在线APP下载

寻材问料APP下载

公众平台

公众号

用户中心

热门媒体号

热门企业号

合资建厂向上游材料延伸 宁德时代“入场”将会带来哪些变局?

来源:新材料在线|

发表时间:2019-05-24

点击:4914

导语随着行业集中度的不断提升,为应对愈发激烈的竞争格局,动力电池企业开始寻求上游材料领域突破,电池厂与材料厂的强强联合会改写产业链的格局吗?


不久前,德方纳米发布公告,与宁德时代签署《合资经营协议》,拟共同增资曲靖麟铁项目。


根据公告内容,增资完成后,宁德时代出资4000万元,占股40%,德方纳米出资6000万元占股60%,成为控股股东。协议还规定,曲靖麟铁首期规划年产磷酸铁锂1万吨,宁德时代将向曲靖麟铁采购磷酸铁锂材料,并根据采购量向其预付采购款不超过1.32亿元。


事实上,德方纳米是宁德时代在过去一年里,主要的磷酸铁锂材料供应商之一,与其成立合资公司似乎也是水到渠成。


新材料在线®致电宁德时代董秘,询问这次合作的初衷,并未获得有效答复,而德方纳米方面则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其它方面不便多谈。


“跟自己的核心供应商成立合资公司,除了锁定产能,很难找到其它合理的解释。”国内一家动力电池企业销售副总告诉新材料在线®,正常情况下,电池厂大多希望自己的供应商多元化,而绑定一家材料供应商,似乎与多元化路径有些矛盾。


如果说跟下游的电动汽车企业结盟是为了锁定优质客户,巩固市场地位,那么,电池厂同材料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又主要基于哪些考量呢?


为此,新材料在线®采访了多位关注动力电池领域的行业分析师,从第三方的角度来看看,电池厂与材料厂合资建厂结成联盟将会对产业链带来哪些影响。


与供应商合资设厂 降本提效是核心


“补贴的大幅缩水,整车厂的降本压力正在向电池厂转移,电池厂必然会从产业链寻求降低成本的途径。”招商证券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告诉新材料在线®,从动力电池企业的角度来看,以合资的方式联手材料厂,能有效控制关键材料的供应环节,同时也是动力电池巨头降低成本的有效手段。


上述分析师还认为,与材料企业合资建厂,有利于帮助动力电池企业打造自己的产业链闭环。


以宁德时代为例,从布局上游锂矿到与德方纳米成立合资公司,在长达3年多的时间跨度里,完成正极材料供应链的重塑。


据了解,宁德时代从2015年开始控股广东邦普,并在2018年5月正式收购这家位列前茅的锂电回收公司。


在上游锂矿资源布局方面,2018年3月,宁德时代则通过海外全资子公司加拿大时代受让吉林吉恩镍业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部分股权,成为北美锂业的控股股东。


2018年11月,宁德时代与天华超净、天原集团、长江晨道等在福建省宁德市签订投资协议,共同投资成立宜宾市天宜锂业科创有限公司(简称“天宜锂业”),规划建设年产4万吨锂电材料(碳酸锂和氢氧化锂)项目。


数据来源:天眼查 图表制作:新材料在线®


就已经公开的项目来看,从收购控股邦普循环,投资控股北美锂业,到与天华超净成立合资公司,涉足锂盐及正极材料生产,再到如今与德方纳米成立合资公司。宁德时代逐步建立起从锂资源(包含锂矿及回收两种渠道)、碳酸锂及氢氧化锂、三元前躯体、三元材料及磷酸铁锂等较为完整的上游原材料布局版图。


“宁德时代的强势竞争力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对供应链的管理和控制。”清控资管集团投资总监邵晶鑫认为,宁德时代在成本把控方面要强于众多业内同行,它构筑了一套材料及设备优质供应商生态体系,通过共同研发及规模优势,强势掌控主要材料环节,从而实现低于同行的制造成本,提高盈利能力。


另一方面,由于较大的原料需求量与行业内的领先地位,宁德时代在供应体系中具有较强的议价能力,根据中金公司研究部统计,2018年宁德时代四大材料平均采购成本仅为市场均价的70%-90%。


数据来源:中金公司研究部 2018年统计


“宁德时代在材料方面的布局虽然才刚刚起步,但依托其自身的巨量需求,必将对材料行业产生冲击。”安信证券分析师认为,虽然与德方纳米联合建厂主要是为了满足自身的需求,但以宁德时代的体量依然会冲击到国内正极材料的供应格局。


动力电池产业整合向上游延伸 合资建厂或成常态


同电池企业与整车企业合资建厂的轰动效应相比,材料厂与动力电池企业合资建厂的影响就要小得多了。


事实上,在宁德时代与德方纳米成立合资公司之前,就已有材料厂和电池厂成立合资公司的先例。


第一个吃螃蟹的对象要追溯到隔膜领域。早在2016年1月,星源材质与国轩高科下属公司合肥国轩等各方共同注资6.5亿元,设立合肥星源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两家分别来自动力电池和隔膜领域的上市公司打响了电池厂与材料厂合资建厂的第一枪。


从去年开始,材料企业与电池企业的合资模式开始由隔膜领域向电解液领域扩散。


2018年3月,新宙邦与亿纬锂能于2018年共同出资1亿元设立荆门新宙邦电池材料有限公司,新宙邦出资8000万元成为控股股东。


而在正极材料领域,材料厂与电池厂成立合资公司的情况近两年来也接连涌现。


去年11月,天华超净、宁德时代、天原集团等共同投资成立宜宾市天宜锂业科创有限公司(简称“天宜锂业”),根据协议,天宜锂业将规划建设年产4万吨锂电材料(碳酸锂和氢氧化锂)项目。电池厂与材料厂和合作延伸到更为上游的碳酸锂领域。


除了国内动力电池头部企业积极布局上游材料产业链,外资锂电巨头也开始觊觎这块蛋糕。


今年4月11日,华友钴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华友新能源与LG化学签订协议,双方拟合资设立华金新能源材料(衢州)和乐友新能源材料(无锡)公司,生产锂电三元前驱体和正极材料,而华友新能源分别为这两家公司投资10亿元和30亿元,占股51%和49%。


数据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图表制作:新材料在线®


若加上不久前德方纳米与宁德时代的合作案例,正极材料企业与动力电池企业合作的案例已经达到3个,占比超过目前公告披露的材料企业和动力电池企业成立合资公司案例的一半以上。


从上述案例来看,目前的合资公司中,材料企业一般占股更多,成为控股股东。


针对这一特点,上述招商证券分析师解释,合资公司主营业务是锂电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由材料企业来控股也比较适合未来的发展需要。


截止目前,锂电池四大核心材料领域,除了负极材料以外,正极、隔膜和电解液企业都分别与动力电池企业成立了合资公司,由于这些项目启动时间不长,大多还处在建设过程中,经营状况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材料厂寻求与上游动力电池企业成立合资公司。”天津斯特兰副总李积刚认为,在降本的压力之下,报团取暖不失为一种有益的探索,动力电池龙头企业的加入可能会形成鲶鱼效应,搅动锂电材料产业链洗牌的加速。


本文封面图片来源于图虫创意

10000+锂电池产业链通讯录

[声明]本文版权归本网站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客服微信号:suxueer0823。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二维码
联系我们